image.php.jpg

拿了禮券在書店隨便買了這本白噪音,雖然劇情跟想像中很不一樣
還是要認真努力地看下去
(同時出現在桌上的不毛之地失多大的誘惑啊)

白噪音是美國作家Don Delillo的重要作品
Don Delillo本人多次被諾貝爾獎提名,同時白噪音也是少數獲得重視的美國後現代小說
白噪音的故事敘述在美國中西部一個普通的小鎮,有個傳授希特勒研究的大學教授
教授結了五次婚,有幾個來自不同婚姻的子女
看起來這第五次婚姻平靜和諧,教授也深愛他的妻女
只是這一切都無法讓他脫離對死亡的恐懼……
故事的設定與情節都很荒唐,充滿了對資本主義社會的諷刺嘲笑
不久小鎮發生了毒氣汙染事件,跟最近六輕發生的狀況非常類似
居民爭先恐後地開車逃到鄰近鄉鎮,政府派來一些不知所謂的防災人員協助大家
媒體一窩蜂地報導毒氣事件,但等毒氣處理完畢,小鎮再度被媒體拋棄
沒有人再注意毒氣的後續影響,反而開始欣賞空氣汙染下壯觀的夕陽
是應該說人類的健忘是為了生存下去?還是嘲笑大眾注意力被媒體牽著鼻子走的可笑?
當媒體不再報導的時候,連小鎮自己的居民都開始與毒氣共處?

毒氣事件唯一在教授心理造成無比的陰影,因為駕車逃離的過程中,他曾下車加油兩分半鐘
這兩分半鐘在防災人員的電腦計算下,可能會使教授的生命只剩下三十年
為了這個電腦計算的統計數字,希特勒學教授更嚴重地陷入死亡的恐懼,幾乎到草木皆兵的狀況……

故事從一開始的設定就有很大的諷刺意味
希特勒教授一句德語也不會說、整天拿著我的奮鬥(希特勒的自傳宣傳)當護身符
本身就是一個可悲又可笑的角色
貫穿整本書對死亡的恐懼與應對,牽扯出許多社會不合理的現象
每個人都害怕死亡,但大多數的人因為死亡屬於遠慮不是近憂,因而不影響生活
但書中的主角一旦陷入死亡的恐懼,就隨時覺得有死神在靠近,失去生活的重心與意義
其實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又知道死亡是不事在身邊呢?
未知生,焉知死;相對來講是比較積極的看法,但不去在意是否就不存在?
教授的朋友提出一個觀點,因為有死亡,所以我們才會珍惜生活的樂趣
如果生命無窮的延伸,所有有趣的事物都淪為一再的重複,還有人會珍惜嗎
常常有人會問"如果你只能活X天"的問題,即使人生已經苦短,我們還是會在遇到這種問題時發現
我們天天做的事情、在意的東西,可能跟心中生命本身的意義與重要性不相干
這是否是人類的悲哀?因為常常忘記生命無常,所以可以若無其事的生活工作?
除非有甚麼重大事故發生,才後悔莫及,大嘆千金難買早知道
但其實大家都早知道生命有限,意外無窮,只是刻意忘記嗎?

隨時提心吊膽的教授得到一些怪異的結論,包括利用殺戮來轉移自己的恐懼
當你殺了一個人的時候,相對來說你就是活著的那個,所以恐懼都轉移到被殺者身上了
可是當教授真的去殺人的時候,他又無法擺脫罪惡感跟同情心,開槍後又急急忙忙替傷者包紮送醫
黑色荒謬劇的結局無疑是在諷刺人生複雜的荒謬



創作者介紹

SEESGAME LOVE

seesga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