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買了一本所謂『色戒珍藏本』
其實是為了裡面一篇新出土的『鬱金香』

早就看過色戒這短篇
猶豫的半天還是買了這本書
為只為了裡面收錄了之前沒看過的『鬱金香』

從中學看半生緣、傾城之戀
就一直到處找張愛玲的作品
可惜沒多久就全數看完,十分惆悵
前幾年皇冠一本說是張愛玲為發表遺稿的『同學少年都不賤』
我也是一出書就急忙買了一本
所以這次看到這篇『鬱金香』,自然是乖乖掏出錢來

這短篇小說是2005年學者李楠在研究1949年以前的上海小報時
發現上海『小日報』在1947年5月16日至31日
連載了署名張愛玲的小說《鬱金香》
後經海派文學學者吳福輝、張學專家陳子善等考證
一致認為是張愛玲的作品

小說描寫一段中等官員家庭的故事
跟張愛玲一貫的筆法一樣,結局留下淡淡的哀愁
文中也引用了『兒女英雄傳』,這是張愛玲常提及的
只是我看到文中引用『雷雨』的周漣漪作比喻時
忽然覺得似乎有點刻意,不像是張愛玲筆墨
結局的部分描寫到舊上海電梯
上升的時候經過柵欄一格一格
把個光線一明一暗地一遮一放
很有張式風格,但是卻說不出來地帶了點做作的成分

看完小說忙不急待地上網搜尋
果然在讀者群中也引起一陣真假之說
首先對於『鬱金香』發表在『小日報』這種小報
不合乎張愛惜羽毛的一貫作風
再者張愛玲自己也曾提過坊間模仿冒名者不少
『鬱金香』確實引人疑竇

同時『鬱金香』這種命名的方式
也不常見於張愛玲的作品
儘管女主角是個叫做金香的ㄚ頭
但是『鬱金香』似乎跟內容差很遠
如果是取『憂鬱』的諧音
雖說是個有巧思的名字,但是好像不是張愛玲一向的作法

雖然我也是疑心重重
但是也很難說張愛玲是不是在這篇文章中做了一些新嘗試
或是張是不是也不喜歡這篇文章
所以後來沒有收錄到張最得意的『流言、『傳奇』』裡
人的心思難以臆測,更何況是玲瓏心思的張愛玲
只能說這些未發表的遺稿好像真的不如其他的作品優秀
張愛玲自己對作品的要求也很高
許多篇章是一改再改
還有的文章根本在生前就直說討厭(小艾就是)
可見作者自己也不想這些『次級品』流傳世間

但是就如同夏志清說的
就算連張愛玲自己不喜歡的作品,他也讀得津津有味
身為忠實的張迷,還是會繼續去追這些不辨真假的文章吧

創作者介紹

SEESGAME LOVE

seesga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